今天是:     
 
 
 
您現在的位置:網站首頁 >> 企業文化 >> 員工文集

魔 鬼 誘 惑

發布時間:2016-7-21 10:20:52    點擊率:3546   

魔 鬼 誘 惑

(小說)

周士紅

——此小說獲第三屆全國法制文學大賽三等獎

 

王正國從沒認為自己一個小小綠豆芝麻大的官,手里卻握著一種可以隨心所欲,予取予求,令人生畏的大權。

年輕時的王正國生活很不安定,在N市市政工程管理局下面的三產里當過修理工,開過翻斗車。后來,領導看他為人不錯,又踏實肯干,便調他到小車班開車。直到前年,42歲的王正國才到局下面的道路工程監理處當個小小的副處長。

市政道路管理局管轄著N市所有路橋工程的建設。作為局下面的道路工程監理處當然令許多工程承包商小瞧不得。王正國專門負責工程質量的監督和檢查。他工作認真負責,發現工程稍有不符標準規定,便立即責成承包商非返工不可,絕不通融。一般的偷工減料本不算什么,有關部門或負責人向來眼開眼閉,唯獨撞在王正國手里,就此路不通。這人又煙酒不沾、似乎不食人間煙火。承包商逢年過節免不了要奉承奉承,王正國卻死心眼一概不予笑納。承包商們一時拿他沒辦法,背地里恨恨地罵他“缺心眼”。

“缺心眼”兩點一線,不是在工作單位,就是在家里陪伴老婆孩子。有限的薪金收入只能維持粗衣淡飯的清貧生活。王正國不以為苦。他是個規矩男人,風花雪月,從不沾染。他或許不知道除此之外,人生還有其他的樂趣。

這一天,也許該他有事——早晨離家前,為了一點瑣碎的家務事,跟老婆拌了幾句嘴,賭氣出來。平時,一下班,他就往家里趕。這天下班,氣還沒消的王正國不想馬上回家看老婆的臉色,仍獨自留在辦事處,悶悶不樂。

恰巧有一承包商路過監理處,看“缺心眼”一人仍呆在里邊,感到很奇怪,便好奇地走了進去,一眼看出他表情異常,盡管心里恨之入骨,卻趕緊遞出一副笑臉,殷勤地搭訕道:“王處長,還沒下班啦?”

“噢,是錢老板,有事嗎?。”王正國努力擠出一絲笑容,客氣地問道。

“沒事沒事,都下班了,看您還在,進來打聲招呼。您也夠辛苦的,這么晚了,還在工作,真令我們感動。要不,陪您放松放松?”

“不用,謝謝。”王正國照樣一口回絕。

承包商知道會碰釘子,但他不死心。他聽出對方的口氣沒以往的堅決,便糾纏不放、死皮賴臉地半玩笑半認真地說:“王處長,你我又不是外人,不能總這么拒人于千里之外吧?為人一世,除了工作,總還得給自己找點樂趣,您又何必這么古板呢?今天您無論如何得給小的一個機會,好好陪陪您。”

經不住承包商的一味軟磨,王正國終于松了口。他心中的氣還沒消,還在責怪老婆頂撞他,損了他的尊嚴。今天,索性給點顏色看看,破破例,遲點回家。承包商是何等人物,瞅準機會,趁熱打鐵,生拉硬拽地將王正國拉走了。

有生以來,王正國是第一次走進夜總會。這個世界對他來說,完全是陌生的。他發現自己不是進了夜總會,而是進了脂粉陣——那些年輕姑娘們一個個花枝招展、笑靨迎人、秀色可餐。她們團團圍住了這個平時只知道老老實實守著家中黃臉婆、從不沾花惹草的規矩人。

王正國置身于這樣的場合,起初覺得非常局促、慌張。手足無措的他不知如何是好,進退不得,想走,腳下卻邁不動步——這些姑娘們在他的眼里不啻仙女下凡。她們輕顰淺笑,殷勤勸酒,刻意賣弄。王正國幾曾享受過這般艷福,幾杯酒下肚,似乎忘記了家里的黃臉婆、忘記了早晨的窩囊氣、忘記了一切……覺得自己一個微不足道的小人物居然還能成為夜總會的座上賓,能和這些婀娜多姿的美人們肌膚相親、耳鬢廝磨,加之承包商的百般奉承,王正國此時猶如駕上了仙鶴騰云駕霧起來。他在云霧里已經暈頭轉向、神魂顛倒。

承包商看在眼里,喜在心里,嘴角情不自禁地露出狡黠的微笑,開始拉線收網了——“王處長,我包的那個工程……嘿嘿,請您放放交情,高抬貴手。”

承包商一邊咬著王正國的耳朵、一邊順手把一疊鈔票塞進了他的衣袋。

正當王正國深陷脂粉陣中意馬心猿、恍恍惚惚之時,他衣袋里的手機突然發出一陣鳴叫。王正國感到這陣鳴叫特別的響亮、特別的刺耳。他打了個激靈,瞧了一眼皮笑肉不笑的承包商,腦子里突然閃現出一幅圖畫——承包商承建的B座立交橋由于偷工減料而導致重大工程事故發生,上面一定追究他責任來了。

王正國立即正襟危坐,緊張地掏出手機,看到屏幕上一則信息:“爸爸,我和媽媽等你回家吃飯。女兒娟子。”

王正國完全清醒了。他猛然起身,掏出那疊鈔票,朝承包商禮貌地一笑,將它扔在茶幾上,溫和地說:“錢老板,這是你的。”說完,迅速逃離了夜總會。

 

 

 

上一篇:垃圾填埋場中HDPE防滲膜施工技術研究
下一篇:關于大型施工企業在新形勢下如何做優做強的一點探討
關于我們 聯系方式 投訴建議 誠聘英才 江蘇鎮淮建設集團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   電話/傳真:0517-85823518
北京十一选五开奖等结果